标王 热搜:
当前位置: 加拿大28 » 资讯 » 今日热点 » 正文

赵忠祥去世,赵忠祥到底是什么癌症?赵忠祥助理辟谣

放大字体  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:2020-01-16 17:14  

1月16日7:30,著名播音员、主持人赵忠祥因病在京去世,享年78岁。今天也是赵忠祥78岁的生日,他的忽然离世,也不免令人有些感慨。

据赵忠祥之子赵方在媒体平台上发消息称,“父亲于2019年底感到身体不适,就医检查,发现身患癌症,已经扩散。为了不影响家人的心情,父亲一直乐观而积极地配合治疗。他非常尊敬医护人员,多次向他们表示感谢。住院期间,母亲一直陪伴在身边,尽心照顾,直到父亲安详离去。”

赵忠祥的名字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,可谓无人不知、无人不晓。

他声名鼎盛之际,也恰逢电视传播的巅峰时代。

赵忠祥是我国创业时期的电视工作者,是中国第一代电视主持人。在上世纪六十年代,他在周总理亲自批示下,从万余名高中毕业生中脱颖而出,进入北京电视台(央视前身),成为新中国第一位男播音员。

赵忠祥的离去,在观众中引起了很大的关注。中国电视界的好声音走了,许多人非常怀念他。封面新闻记者1月13日曾去医院探望赵忠祥。当天晚上9时,封面新闻记者来到北京世纪坛医院老干部住院楼35号病房。赵忠祥穿着病服,躺在床上。他因受癌症病情折磨,高大的身材瘦了许多,身上还插着各种管子。

赵忠祥当时病情很严重,插着氧气管,已经陷入昏迷状态。经纪人小勇、助理李正东对着赵忠祥,连续三次喊他:“赵忠祥老师,您的小兄弟封面新闻记者杜恩湖来看您来了!”“您的朋友们,今天都看您来了,睁睁眼!”“赵老师,坚强点,您的病很快会好的,我们还要一起喝茶!”记者几次呼唤赵忠祥,好一阵时间,赵忠祥终于微微点点头。

播音员赵忠祥:《新闻联播》第一位出镜的播音员,曾转播过9次国庆大典

开始的时候,被称为“中国电视史上的第一位播音员”时,赵忠祥会很正式地纠正对方,“沈力是中国电视史上的第一位播音员,我算是第二,但作为男的来讲,我算第一个男性播音员。”当年,周恩来总理亲笔批示,在全北京市中学生中招考电视男播音员,数千名应试孩子中,赵忠祥入选。1960年2月,18岁的赵忠祥进入北京电视台(中央电视台的前身),当时全国范围内仅有8000台黑白电视机。

刚刚入台,赵忠祥就被派转播国庆游行实况。由于圆满完成重任,他连续担任了1960至1967年(除1965年他被派下乡“四清”工作)的历次国庆实况转播,均取得圆满成功。文革中,国庆游行一度中断,1984年,他仍被派担任国庆游行与阅兵式实况转播。1994年和1999年他在天安门城楼上主持《国庆烟火晚会》实况直播也都圆满完成任务。据统计,他共转播与主持国庆大典9次,创下无人再能超越的纪录,因为以后每十年举办一次庆典。


赵忠祥到底是什么癌症?

一时众说纷纭,但初步的结果大致可以推导到是肺鳞状细胞癌。

二、对于这种癌症,我们又该了解些什么?

三年前发现鳞状细胞癌活检良性:良性并不意味着不需要治疗?

如果只是说鳞状细胞癌,那通常指的是发生于皮肤的鳞状细胞癌。

鳞状细胞癌(Squamous-cell carcinoma, SCC),是一类上皮组织细胞、鳞状细胞病变后产生的癌症,可以发生在皮肤,也可以发生在消化系统、肺部、以及身体其他组织。但是,如果原发部位是肺部,一般会称作“肺鳞状细胞癌”。

发生在皮肤的鳞状细胞癌,是一个良性的肿瘤,大部分都可以通过手术治愈。在美国,每年有100万鳞状细胞癌,这个数字确实很吓人,是因为美国有很大一部分白种人,皮肤没有黑色素保护,如果又喜爱日光浴,就容易得皮肤癌。皮肤癌中最多的是基底细胞癌,其次就是鳞状细胞癌。

但是,不管是基底细胞癌还是鳞状细胞癌,发病数和死亡数都不会列在每年美国癌症协会(ACS)发布的年度癌症统计数据之中。因为可以治愈,不管发病数再多,那都不是事!在皮肤癌中,只有比较恶性的黑色素瘤在统计之列。


赵忠祥的一生经历

谈50年播音主持工作:我的光荣

2010年10月22日,在赵忠祥从事播音主持工作50周年之际,做客人民网传媒沙龙,与网友分享其50年播音主持工作背后的那些温暖人心的故事。

赵忠祥表示,他所见证的半个世纪是峥嵘岁月,是光荣的岁月,是永远令他荣耀的岁月。因为中国电视从无到有,从弱到强,发展到今天的强势媒体。“我能够跟着它过来,被领导安排过很多很重要的工作,是我的光荣。”

多年主持春晚:我还是没有资格去评述它

自1984年参与央视春晚主持之后,赵忠祥先后主持十几届春晚,在做客人民网传媒沙龙时,他”。”

高中没毕业进央视 “入行”多亏周总理

赵忠祥曾在一档综艺节目中谈起过自己的“入行”经历。当时中国电视行业刚刚起步,周恩来总理去当时的北京电视台,也就是后来的中央电视台视察时,提出建议可以从应届高中毕业生中挑选男播音员。于是电视台组织了一些高中生前来参观,赵忠祥也在其中,他回忆称“我们在参观的时候,人家就来参观我们,就是看哪个孩子行,后来就说要挑一个播音员,最后有一天就通知我一个人来了,我一看就我一个了。”

赵忠祥还谈起了当时的“面试”情况:“当时我就站在镜头前头,让我对着镜头回答,你叫什么,我说我叫赵忠祥,你是哪儿来的,我说我是二十二中的高中学生,你喜欢电视吗,我说我没看过电视。”说起中国电视的“创业年代”,赵忠祥表示“我参加工作的时候,全中国黑白电视机一共八千台,我们所有电视工作人员家里头都没有电视,电视进入平民百姓家应该是七十年代末了。”

最爱解说《动物世界》 感受工作幸福感

赵忠祥在节目中表示,在自己的诸多工作经历中,他最喜欢的还是解说。他回忆称:“录音室就我一个人,一间小屋子,一支话筒,前面一个屏幕,我一呆就是一个半天,一录就是两三个小时,从心所欲的创作,真的感受到工作的快乐和幸福感,特别是在播《动物世界》的时候,从1981年一直到现在(节目播出时的2017年),我配过的影片的集数大概有将近三千部集,文字稿呢四五千万字,作为解说员,看一遍念一遍听一遍,那就会有一亿多的那个字数,但是我觉得这个工作真的挺幸福的,挺好。”

接手《正大综艺》是挑战 回顾起来很光荣

谈到《正大综艺》节目,赵忠祥透露,当时自己准备接手主持时,舆论并不看好:“我那时候透露出要上的时候,北京晚报说这叫火中取栗,因为杨澜已经树立起了一个非常清新快捷的主持风格,其实当时有很多劝我不要上的声音。”

赵忠祥感慨称:“当在中央电视台出现一个新的节目让你去做的时候,你既是一个挑战者也是一个被考验者,同时在若干年以后回顾起来,才会觉得我很光荣,那时候参加过那么一个节目,但是当时你不会觉得,包括主持春晚。”



赵忠祥生前最后一次露面


观众和网友看到赵忠祥去世前还这么善良也是纷纷被他感动,赵忠祥的意外去世也是让很多观众和粉丝想到了他在2019年4月13日还与倪萍这位老搭档亮相《我们的师父》这综艺节目,这也是赵忠祥老师生前最后一次公开亮相了,大家看到后也是纷纷落泪。

在这个综艺节目中,赵忠祥和倪萍两位老师在节目中谈及昔日合作,倪萍老师表示自己非常爱抢话,而赵忠祥老师会让着她,但是当倪萍老师没话说的时候,赵老师一定会托住她的话。观众和粉丝看到赵忠祥老师这温柔善良也是非常的感动,纷纷落泪。

大家也知道赵忠祥和倪萍是央视最早的主持人了,两人不仅是好同事还是好朋友,关系是非常的好,在工作中也是非常的默契,两人在一起工作的时间也是非常的长,所以赵忠祥和倪萍彼此都是十分的熟悉和了解,大家也都非常喜欢看两人主持的节目。



赵忠祥和谁好

赵忠祥和倪萍关系好,两人还有这样的关系,终于知道原因了。


1月16日,中央电视台著名主持人赵忠祥因病去世,享年78岁。作为多年的好友,赵忠祥之于倪萍,既是兄长也是恩师,在赵忠祥去世之前,媒体曾释出其与倪萍最后一次同框接受采访的画面。

每次提到赵忠祥都会想到倪萍,两人都是主持界的中流砥柱,在观众心中两人是黄金搭档,也是深交近30年的老友,这份感情情谊越过了朋友,更像是家人,两人搭档的节目也成为了经典。前几天赵忠祥去世的消息被传得沸沸扬扬,倪萍还亲自去医院探望辟谣。倪萍的腿受伤了,走路一瘸一拐的,在助理的搀扶下走出医院,不愧是搭档多年的老搭档。

倪萍和赵忠祥1991年开始搭档主持春晚,一直到2000年,一起合作九年,默契的配合让他们成为观众心中的黄金搭档。现在的主持人基本功都不扎实,经常叫错嘉宾名字,还有就是在主持大型晚会上抢词,真的感叹还是央视主持人更专业,尤其是老一辈的主持人。

两人曾经上过《声临其境2》,一上台倪萍就称呼赵忠祥“小赵”,可见两人私下经常在一起相互调侃,这样的“以下犯上”的称呼赵忠祥并不在意,可以看出两人的感情深厚了。两人的关系不止这一层工作同事的关系。

赵忠祥的儿子赵方没有进入娱乐圈,而是选择了IT行业,大学毕业后就选择了出国深造,前往英国留学,回国后成为了IT精英,赵方这个名字是赵忠祥给取的,希望儿子长大后能光明磊落。2012赵方的妻子生产,生了一个儿子,赵忠祥也晋升为爷爷,一家人其乐融融。


曾热爱体育 无意当播音员

赵忠祥1942年1月16日出生于河北省邢台市宁晋县。作为中央电视台第一位男播音员,赵忠祥曾在自己的自传《岁月随想》中回忆过自己当上播音员的故事。

那时是1959年下半年,广播事业局正式组成班子,开始挑选电视播音员的工作。“挑选播音员的工作涉及到近百所中学的毕业生。我有自己美好的理想,但是当播音员我却从未想过。我所就读的北京市第22中学,以涌现优秀体育人才而著称,庄则栋就是我上一届的同学。我也迷上了体操,在业余体校进行刻苦的训练,教练希望我能参加第一届全国运动会,由于我在一次测验中受了伤,失去机会。那个时候,我精力旺盛,兴趣广泛。我还参加东城区学生话剧团,接受过专业教师的严格训练,还扮演过几个角色,我也受过声乐老师的培训,老师认为我是个有培养前途的学生。我喜爱古典文学,也尝试着作诗;我的俄语学得不错,曾作为学生代表用俄语发言。我最大愿望是考上名牌大学,名牌系,不辜负这几年的努力,我做梦也没想到去当播音员。”

 
 
[ 资讯搜索 ]  [ 加入收藏 ]  [ 告诉好友 ]  [ 打印本文 ]  [ 违规举报 ]  [ 关闭窗口 ]

 

 
 
 
秒速时时彩官网 秒速时时彩开奖 秒速时时彩开奖 秒速时时彩平台 秒速时时彩 秒速时时彩 秒速时时彩平台 幸运28 北京赛车时间表 江苏快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