标王 热搜:
当前位置: 加拿大28 » 资讯 » 商家新闻 » 正文

描写渭河大清河顿河伏尔加河的句子盘点 怎么描绘加拿大莎河普肖尔河的风景参考

放大字体  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:2019-08-21 17:42  
我走过多少河,没有蹚过这样的河;我看过多少水,没有见过这样的水。在碧绿的草茵上面,墨尔格勒河宛转萦回地流着。它像中国古典图案的云子卷,它像锦袍上的绣花绦子,它像一线嵌银的银丝,镶嵌在碧玉的冰盘上面,它又像春天里一缕晴丝,系伴着从它身畔走过的行人。有人说,墨尔格勒就是对流水的意思。因为它简直是九转回肠,百结相思,水路纠曲,辗转翻折,这段儿向东流,那段儿向西流,这段儿向南流,那段儿又向北流。有人说,墨尔格勒是聪明河的意思,因为这条水,含情脉脉,顾盼生辉,流动着一副伶俐巧慧的眼波的原故。墨尔格勒河没有好宽,窄窄的一幅绦带,尽是任情折转,成为全国第一条曲水。历来人们都艳称兰亭曲水,但是兰亭的曲水怎么能比得上墨尔格勒河的百转千回!

    端木蕻良《在草原上》    渭河


    一进入夏季就变得宽阔而奔放的渭河,失去春天的娴静,水量大为增加了。河两岸已由嫩绿色变为深绿的河柳,拂动着新生的柔软的枝条;倒映在河面上,使河水也染上绿色,仿佛像一河翡翠向东奔流。

    吴可敬《渭河玉女》    大清河


    夜的大清河,依旧是平静的,温柔的,朦胧而且神秘的;她不因为即将发生战斗,就减轻了那份儿美丽。看呀,星光在水纹儿上微笑,凉风在苇顶儿上戏耍。鱼儿在吞食,虾儿在跃箭。成群打伙儿的萤火虫,带着眨巴眼儿的小灯,在水边飞来飞去。听,小虫儿们在打铃,蛤蟆们儿在打鼓。香馥馥的空气里,飘着许多极轻微、极轻微的打桨声。

    孔厥《荷花女》       顿河


    在月申斯克对面,顿河像一张鞑靼人的弓似的弯成了弧形,向右方转弯,到巴兹基村附近,又威风凛凛地伸直了;闪着浅蓝色光亮的、淡绿色的河水,从右岸的白灰色的山崖、接连不断的市镇和左岸的稀疏的市镇当中向海里流去,一直流进蓝色的亚连海。

    (苏)肖洛霍夫《静静的顿河》    伏尔加河


    伏尔加河一片荒凉,如同当年成吉思汗的骑兵驰近沙岸,在那著名的拉河里饮马的半传奇时代。镜子似的一大片河水,打沙岩的边沿、浸水的牧场、苍翠的杨树丛中缓缓地流过去。疏疏落落的村子好像都已经走空了。平整的草原向东伸展出去,融化在热浪里,仿佛消失在蜃气里一样。云彩的映影冉冉浮动。只有划水轮在蓝幽幽的水里聒噪地泼水的啪啪声打破了周遭的沉寂。

    (苏)阿·托尔斯泰《苦难的历程》    普肖尔河


    普肖尔河已经展开在我们旅人的眼前;远处荡漾着寒意,那是在难受的殚精竭神的酷热之后更加容易令人感受到的。穿过疏落地耸立在草原上的黑杨树、白桦树和白杨树的明明暗暗的绿叶,闪烁着带着冷气的火焰般的闪光,美丽的河水辉煌地袒露出银色的胸膛,群树的绿色鬈发茂密地垂拂在上面。这条河像一个任性的女孩子,在那销魂荡魄的一刻,当忠实的镜子嫉妒地映出她充满着骄傲和耀眼的光彩的前额,百合花一样的双肩,披复着暗沉的亚麻色发浪的大理石一样的脖颈的时候,当她无穷尽地耍脾气,除掉一些装饰,又换上另外一些装饰的时候,——她几乎每年都要改变环境,选取新的河道,在周围点缀着各式各样新的景色。

    果戈理《狄康卡近乡夜话》    古老的尼罗河


    在这里,尼罗河是一位慈祥的老人,他右臂斜倚着人面狮身像,侧卧在地上,旁边堆着一垛高高的麦穗和葡萄。最生动的是他的身上,身边,爬满围满了许多活泼嬉笑的,赤裸裸的小孩子!有的站在他的肩上,有的骑在他的臂上,有的坐在他身旁的麦堆上,有的三三两两地和他身边河水里的鳄鱼,撩拨嬉戏。这雕像给我的印象很深,但我决没有意识到,埃及的沙漠地区,占到全国境的96%,也不知道埃及的雨量少到:简单的农舍,不用盖屋顶,只用高粱秆盖遮就行。当我看到听到这些现象的时候,我对于尼罗河,也不禁热爱了!

    冰心《再寄小读者》    加拿大莎河


    夏天的莎河像是阿拉伯的舞女,大学桥上游的河岸便是她那迷人的腰身。我喜欢坐在桥头青翠的草坪,凝望对岸那一列玲珑雕塑的建筑。我最爱圣约翰那红色尖塔的天主堂,皇后似地临河顾盼。我也爱贝丝波罗那古堡似的巨厦,它那黑色的大烟囱,像是老渔夫的烟斗,不分昼夜地吐着袅袅的白烟。莎河的河水清澈而碧绿,河上沙渚片片,沙上白石点点,但那不是白石,而是午间打盹的白鸥。柳细的扁舟,打着翼似的双桨,轻烟似地从白鸥身边溜过,仿佛怕惊醒它们的梦。莎河的下游是拦河的水坝,坝底奔腾的白波是她织不完的花边。白鸥在波上迎风招展,有的在写诗,有的在作画。坝底的两岸有裸背的男人与小孩,赤足在急流中抛竿钓鱼,他们妻子或母亲则坐在岸上的树荫下,或沉思,或是微笑。坝上是一排拦船的浮标,被水弯成美丽的弧线,像是莎河的项链。水上那几只装饰用的巨鲸与天鹅是她胸上的链坠。坝下游是一座高架铁桥,火车蚕似地驶近,突然山崩地裂,惊飞了桥下孵卵的粉鸽,惊散了水底成双的鳟鱼。

    东方白《莎河与我》


 
 
[ 资讯搜索 ]  [ 加入收藏 ]  [ 告诉好友 ]  [ 打印本文 ]  [ 违规举报 ]  [ 关闭窗口 ]

 

 
 
 
秒速时时彩平台 秒速时时彩 北京赛车开奖走势图 北京赛车营业时间 秒速时时彩开奖 福利彩票北京赛车 北京赛车微信二维码进群玩 秒速时时彩 秒速时时彩平台 安徽快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