标王 热搜:
当前位置: 加拿大28 » 资讯 » 明星资料 » 正文

江中的石礁蓝色的奔流江水描写的句子盘点 嘉陵江澜沧江珠江风景描写的句子参考

放大字体  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:2019-08-19 18:24  
山脚底,汹涌着一片蓝色的奔流,碰着江中的石礁,不断地在月光中溅跃起、喷射起银白的水花。
眺望远方,一副无比壮丽的画面展现在眼前,湘江在阳光的照耀下犹如一条闪亮的玉带迂回绕着衡山,远方好一片田野,橙黄橙黄的稻子被风一吹,一起一伏,宛如大海的波浪。
突然.深灰色石岩从高空直垂而下,浸入江心,令人想到一个巨大的惊叹号。突然是绿茸茸的草坂,象一支充满幽情的乐曲。
你朝江流上望去,也是色彩缤纷:两面巨崖,倒影如墨;中间曲曲折折,却象有一条闪光的道路,上面荡着细碎的波光;近处山峦,则碧绿如翡翠。
我把头伸到窗外,窗外静静地横着一江淡青色的水,远远地耸起一座一座墨汁绘就似的山影。
天上没有半点浮云,浓蓝的天色受了阳光的蒸染,蒙上了一层淡紫的晴霞,千里的长江,映着几点青螺,同逐梦似的流奔东去。
旭日的金光,射散了笼罩在江面的轻烟样的晓雾,两岸的山峰,现在也露出本来的青绿色,东风奏着柔媚的调子,黄浊的江水在山峡的紧束中澌澌地奔流而下,时时出现一个一个的小旋。
江上顶好玩是端午的龙舟竞渡:名士,美人,观客,重重叠叠聚在江边;耳听火炮一响,龙舟鸣金击鼓奔向彩舫;忽然一只酒醉的水鸭从舫上飞下,群龙怎样奋勇也擒不住它。
不久,进入雅鲁藏布江的峡谷地区,风光渐渐变得险绝起来。高山峡谷,风疾浪湍,寒风飒飒。这里江面狭窄,江水深不可测,两岸山势险峻,山上遍布着飞石。天被夹在两山之间变成了一道狭长的豁口,阴沉沉的,愤怒地对峙着下面的滔滔江水。
石滩上大而圆的白色卵石袒露在阳光底下,汩汩的流水在卵石间穿行,波光粼粼的。
长江一望无际,我们眼前就是滚滚的波涛,起点在天的边际,终点也在天的尽头。站在长江口看落日既浪漫又雄奇。空中薄薄的水气、淡淡的云彩不知什么时候让太阳成了一团糊涂。
嘉陵江像匹墨绿的缎子,在月光下抖动。
澜沧江像一条淡蓝色的绸带,轻柔的飘绕在西双版纳碧绿的土地上。
珠江围绕着大地,像一根银线一样,寒光闪闪。
夕阳的余辉照射在江面上,汹涌澎湃的金沙江,像一条摇摆飞腾的金龙。
江面显得格外开阔,尽管已经到了落水的秋季。经过多雨的夏天之后,大江丰满了,上游密如蛛网的支系,依然源源不断地向长江输送着水流。两岸的平滩,一丛丛柳树,都还浸泡在水里,绿茵茵的一片,与浑黄的江面区分得特别鲜明。
而江水,不愿回顾往昔,不肯停息片刻,沉着而又焦急地向前奔跑,要去寻找江陵平原……    江岸与江心,这里那里,星星点点,闪起了绿的、黄的、红的航标灯,给轮船布一条闪光的途程。
大水到来前有一种特别的气氛。傍晚,天气格外闷热,蛙鸣鼓噪。水鸟惊惶不安地掠过水面,发出凄厉的尖叫。已变得混浊的江水,泛着一团团泡沫,带着低低的咆哮,开始漫上十里长滩。
谁能想到那野马一样奔腾咆哮,一泻千里的乌江,源头竟是涓涓细流,柔和温存。溪水一缕缕,一束束,亲切而庄重地撒在了青石峰上,显得那样坚毅。执着——它把自己细小的生命无私地、点点滴滴地、孜孜不倦地汇入到雄伟壮观的滚滚洪流之中去。
江月漂漂洒洒,浮光万顷,像一江发亮的碎玻璃。看着,看着,大江仿佛浩浩荡荡地向我涌来。我恍若坐在一只飘摆沉浮的小船上,在宇宙间荡漾着,身心都舒展得像一个透明体似的,一尘不染。
黑龙江是这样的幽静而秀美,它不像一条大江,倒像是一座座幽美的湖沼连结成的。江面总是在四围的山岭环抱中间,有时在南岸隔着大半块草原,距离二三里,有时在北岸隔着大半块草原,距离也不过二三里,有时,又是在狭长的两岭之间的峡道中,静静的流着。
珠江以其独特的风姿,从云贵高原穿越峡谷,横贯大野,汇纳百川,奔流千里。待到广州城北,活像一个长途跋涉的村姑,蓦然发现一座神奇的宫殿,便驻足回眸,看两岸的木棉、古榕,看鸦片战争的古战场,看中国近代史的摇篮,看羊城的巨变……
从远方山谷中奔流而来的嘉陵江水,穿过遮天蔽日的温塘峡,向着远处陡峭雄伟的山谷,浩浩荡荡奔流而去。江上桨橹的击水声清脆嘹亮,在峡谷中鸣响;江上的点点白帆,正乘风远航。
站在江滨公园的十里长堤上,凝望秀丽的松花江,阳光明媚,风静时,江水表里皆清澄。只有船过时,蹼轮搅动了它的松花浅绿。水面上鱼鳞般的波光,点点、片片地闪耀。四首看下游,船行后,淡灰的江流,渐远渐成深蓝的一片。
阳光明媚的日子,她多么壮丽秀美!而在雨雾中呢?她却更多姿,那雨点儿打在水面上,错错落落地,仿佛撒下了明珠无数,沿岸山色空蒙,犹如笼上了轻纱一般,好一幅诗意盎然的水墨画。
漓江澄碧,自西北方向款款而来,直逼明月峰下,然后向东一转,穿桂林市,绕伏波山、象鼻山,向东南而去。正像一条青丝罗带,随风飘动。而周围的山峰,在阳光和雾霭的照映中,绿的碧绿,蓝的翠蓝,灰的银灰,各各浓淡有致,层次分明;正像是美人头上的装饰,清秀淡雅。
这条家乡的大江,名为澜沧。它的身躯宛如一株倒躺的大树,飘浮在大海波涛般起伏的山脉间。奔泻的主流是树干,纵横交错的支流、河叉、小溪是枝桠,它们的梢头探进一座座大山的胸膛。

 
 
[ 资讯搜索 ]  [ 加入收藏 ]  [ 告诉好友 ]  [ 打印本文 ]  [ 违规举报 ]  [ 关闭窗口 ]

 

 
 
 
秒速时时彩 安徽快3 秒速时时彩开奖 pk10代理网址 秒速时时彩平台 北京赛车营业时间 北京赛车时间表 秒速时时彩官网 pk10代理网址 快乐飞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