标王 热搜:
当前位置: 加拿大28 » 资讯 » 今日热点 » 正文

各种长江黑龙江珠江岷江嘉陵江描写的句子盘点 怎么描写江河风景更美

放大字体  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:2019-08-19 18:20  
南京城里,每年四月半后,秦淮景致渐渐好了。那外江的船,都下掉了楼子,换上凉篷,撑了进来。船舱中间,放一张小方金漆桌子,桌上摆着宜兴沙壶,极细的成窑、宣窑的杯子,烹的上好的雨水毛尖茶。那游船的备了酒和肴馔及果碟到这河里来游,就是走路的人,也买几个钱的毛尖茶,在船上煨了吃,慢慢而行。到天色晚了,每船两盏明角灯,一来一往,映在河里,上下明亮。自文德桥至利沙桥、东水关,夜夜笙歌不绝。又有那些游人买了水老鼠花在河内放。那水花直站在河里,放出来就和一树梨花一般,每夜直到四更时才歇。
    吴敬梓《儒林外史》
    连日的大雪把乌江浦附近的江岸化成了一片皑白。对岸的牛渚山白壁山一带,也含着矜骄的意气在反抗着新生的清早的太阳。四处都没有人迹,连飞鸟也不见一只。周围的村落因近来的战事人都逃光了,耳目所及的分野内看不出一缕炊烟,听不出一句鸡鸣。未向那白雪表示降服的就只有那毫无倦意的长江和天上的太阳了。
    郭沫若《楚霸王自杀》    长江
    这已经是在赤壁的绝壁上了。我发现我是坐在一座这么可人意的小木亭里。只见西面的粉墙矮下来了,现在一派迷朦的郊野;南面的粉墙也矮下来了,现出一条夜的大江。江月漂漂洒洒,浮光万顷,像一江发亮的碎玻璃。看着,看着,大江仿佛浩浩荡荡地向我涌来。我恍若坐在一只飘摆沉浮的小船上,在宇宙间荡漾着,身心都舒展得像一个透明体似的,一尘不染。    王维洲《赤壁秋月》
    长江,它浩浩荡荡,滚滚滔滔,浪花相接,万里奔腾。它冲破峡谷,划开原野,映着日月,载着轮帆。有时如泣如诉,有时如恕如吼,仿佛它的每一朵浪花,都要告诉人们,在这古老而又青春的土地上,许许多多可歌可泣,可颂可赞的故事。它蜿蜒曲折,但终究朝东奔流,倾注入海。
    秦牧《在中国的大地上》
    这时,长江的表面上,好像绷有一张透明的表皮,绷得十分紧张。有弹性,可以把小艇弹起来,弹到空中。在这张表皮底下,可以看见像骏马的皮下那活跃的肌肉和非常的精力。在这张表皮之上,可以看见缭乱的水花,巨大的回澜和一串串珍珠项圈似的泡漩。
    徐迟《西陵峡口》
    谁也无法用一句话概括三峡水流的特点。浩浩荡荡的长江挤进窄窄的夔门之后,脾气便变得暴躁、凶险、喜怒无常,不可捉摸了。你看那浑浊湍急的流水,时而惊涛迭起,时而浪花飞卷,时而一泻千里如狂奔的野马群,时而又在峡壁和礁石间急速地迂回,发出声震峡谷的呐喊。有时候,水面突然消失了波浪,像绷得紧紧的鼓皮,然而这决不是平静的象征,在这层鼓皮之下,潜伏着危险的暗礁和急流。而最多、最可怕的、是旋涡,像无数大大小小的眼睛,在起伏的江面滴溜溜地打转,到处都闪烁着它们那险恶的、不怀好意的目光……
    赵丽宏《三峡船夫曲》
    面对着巨流滚滚的扬子江,我想起了它的发展和历程。最先它不过是雪山冰岩下面滴沥的小泉,逐渐才变成苍台滑石间的细流,然后是深谷里跳跃着喜悦的白色浪花的溪涧。以后它又逐渐发展,一时它是澄澈的清溪潆洄在牛群牧草之间,一时它又是沸腾咆哮、素气云浮的瀑布,一时它是波平如镜、静静地映着蓝天白云的湖泊,一时它又是飞流急湍、奔腾在崇山狭谷之间的险滩。不知经历了多少曲折和起伏,最后它才容纳了许多清的和浊的支流而形成了茫若无涯的、浩浩荡荡的大江。
    黄药眠《祖国山川颂》    黑龙江
    一迈进春的门槛儿,你就注意瞧这江吧,变化可快呢。春风乍起,江面旋着白爽爽的雪粒。骤然间,那雪粒儿轻轻一抖,江面变黑了,似黑油油的北大荒土,一点点渗出来。慢慢地,土粒儿在阳光里翻身,又被塑成蜂窝状。星星束束的晶光从江边到江心燃起来,如一双双亮眼睛。大江啊,就要敞开母亲的胸怀容纳一切了。黑龙江这时节一天几变,叫人为之瞠目,给人一种神秘感。
    张爱华《黑龙江,从我瞳孔里流过》
    黑龙江是这样的幽静而秀美,它不像一条大江,倒像是一座座幽美的湖沼连结成的。江面总是在四围的山岭环抱中间,有时在南岸隔着大半块草原,距离二三里,有时在北岸隔着大半块草原,距离也不过二三里,有时,又是在狭长的两岭之间的峡道中,静静的流着。
    骆宾基《航行在黑龙江上》    珠江
    珠江以其独特的风姿,从云贵高原穿越峡谷,横贯大野,汇纳百川,奔流千里。待到广州城北,活像一个长途跋涉的村姑,蓦然发现一座神奇的宫殿,便驻足回眸,看两岸的木棉、古榕,看鸦片战争的古战场,看中国近代史的摇篮,看羊城的巨变……
    杨羽仪《小窗外……》
    不知在什么时候,月亮已悄悄地升起来了,圆圆的,正落江心。整条江都笼上了一层白蒙蒙的月色,晃荡着细碎的银光。于是江面似乎豁然宽舒了,明丽了,像一幅蒙着一层水蒸汽的长镜,而两岸的高楼、大厦、树荫投下的倒影,则是镶在镜框的花边。我们的视野也似乎豁然开阔了,江上的归帆,花边的小艇,以至艇上挥桡荡桨的人儿,都看得很清楚了。
    关振东《夜游珠江》
    那秀媚的珠江,流着淡绿色的江水,帆船和汽船不停地来回走着,过江的渡船横过江心,在那帆船和汽船中间穿来穿去,十分好看。
    欧阳山《三家巷》    岷江
    站在都江堰的竹索桥上,纵目西望,只见岷江像千万匹脱缰的怒马,从川西丛山中嘶叫着飞奔前来。江声浩荡,汹涌澎湃,霎时间就冲过索桥。江水撞击着桥柱,索桥上悠悠晃晃,使神经稍微衰弱些的人会目眩神摇。浪花卷着两岸的大鹅卵石,一路上溅起千堆万堆白雪。这千万怒马啊,谁能想象出,当它们逞着这股泼劲奔驰到平原上的时候,一泻千里,会发起多大的脾气,会给人民带来多少灾难?
    袁鹰《都江堰散歌》    嘉陵江

 
 
[ 资讯搜索 ]  [ 加入收藏 ]  [ 告诉好友 ]  [ 打印本文 ]  [ 违规举报 ]  [ 关闭窗口 ]

 

 
 
 
秒速时时彩 秒速时时彩平台 秒速时时彩开奖 秒速时时彩开奖 秒速时时彩开奖 秒速时时彩官网 秒速时时彩平台 秒速时时彩 加拿大28 安徽快3